鲜血和活口的钢刀,李林怒瞪着已经靠近的东羌

发布时间:2018-05-22 15:00:29   编辑:hq娱乐平台_hq娱乐平台登录网址浏览人次:131

“那…………”去卑惊讶的看着族长,只看族长将自己的长袍脱了下来,狠狠的丢在了一旁,喊道:“刀来!”一个侍卫,就是通知李林他们那个侍卫,立即递过来一把刀,样子很华丽,不错,这就是每一代兰油族长才配有的刀。
 
    族长缓缓的将刀拔了出来,怒瞪这前方已经攻破大门的东羌骑兵,“唰!”钢刀拔出,直指苍天,族长大喊了一声,道:“勇士们,杀啊!”
 
    “杀啊!”族长这么大岁数了还是这般的威武,怎么会不感染一旁的族中勇士,所有人提着钢刀上前,与东羌的骑兵展开了一场肉搏战…………
 
 第七十四章 最后的挣扎
 
    “呜啊!”一声嚎叫,就在这兰油部的营地之中,展开了一场血腥的肉搏战,李林已经在营地布满了障碍物,羌胡的骑兵冲进来以后就已经发现,满地的造物,还有各种削尖了的木棍,骑兵的冲势立即减弱,而李林立即下令众人以退为进,先跟羌胡兵马拉开距离,让东羌骑兵的战马的速度降下来,随后带领人马冲上去,砍断东羌战马的马腿,就是要让他们是去马上的优势。
 
   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,东羌的兵马可以纵横草原,自然有它强大的战斗力的一面,更何况这可是三千多的骑兵,李林这边,算上兰油的兵马,也不过一千三四百人,出了300多的那里,剩下的不过是拿起了武器的猎户,牧民而已,而对面的东羌骑兵一个个都是虎背熊腰,杀人如麻的主,没过多久,就看到李林这边便已经处于了劣势。
 
    虽然李林限制了东羌战马的灵活性,但是到了地上,东羌人的胡刀照样锋利,照样可以杀人,那些强壮的东羌战士跟这些兰油的人马比起来,真是差了一大截,就算是步战,加上主场优势,人数毕竟差了太多,战斗力毕竟差了太多,李林这一千来人,已经逐渐的被压制,缓缓的后退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就在羌胡人吹响第一声号角的时候,就在十里地开外,一波黑色的血浪缓缓的而来。
 
    “报!”策马飞奔,到了近前之后,立即说道:“前方想起号角声,是东羌骑兵进攻的号角!”
 
    “嗯?”冰冷的声音表示了疑惑,道:“可是昨夜东羌那边调动的大军?”
 
    “是!”
 
    冰冷的声音停顿了一会,缓缓道:“从那个矿场出来,按照奴隶们逃跑的路径,应该就是这里了吧!”
 
    旁边立即有人回答道:“不错,将军,我们在贝龙河边发现了痕迹,兰油部是距离贝龙往北最近的部落,应该就是这里了!”
 
    冰冷的声音缓缓的点点头,血红的眼睛之下不停的露着思索的光芒,矿场,小山,贝龙河,自己每一次都是完了一步,但是按照现在这三点的路线来算,不错了!就是这里了!加上东羌人派出大军攻打一个小部落的推断,就更加的确定了自己的判断。
 
    冰冷的声音轻轻一摆手,道:“走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喊了一声,虽然,千余人的黑甲队伍速度瞬间加快,直奔兰油部所在地。
 
    而现在的兰油部,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300多的奴隶紧紧的护着李林,而李林呢则是和去卑扶着老族长一点一点的往后退,族长受伤了,没想到这么大岁数的族长依旧是宝刀不老,竟然还可以上阵杀敌,也不输给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,但是最终还是中了暗箭,插在了有胸之上,李林和去卑赶紧将族长拉到了后面。
 
    东羌人的包围是越来越紧了,李林众人还在后退,但是他们可以后退的距离越来越少了,因为再后退,后面便是老人,女人和孩子,难道李林他们还要推到老人,女人和孩子的后面去吗?
 
    这是不可能的,举着已经满是鲜血和活口的钢刀,李林怒瞪着已经靠近的东羌士兵,太多了,自己这边的认识太少了,根本打不过啊!李林心中哀叹着,狂怒着,而东羌人那,也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急躁,在他们眼里,现在的兰油,已经消失了,眼前的,不过是有些垂死挣扎的小虫而已,他们就好似是狼群在戏弄困兽一般,在看着李林众人,不急着杀你,而是要玩死你!
 
    李林忽然怒吼一声,道:“退无可退,唯有死战!”
 
    “喝!喝!”300多的奴隶爆喝出来,两千多人淘汰下来的,当然都是精华,所以跟东羌人打了这么半天,李林自己的300多兄弟根本都没有损失太多,已经跟东羌人交战有了经验,所以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死的,但是在看这些兰油部的勇士们,都已经筋疲力竭,当然了,那些胆子小的都已经死在东羌人的刀下了,剩下的都是那些不怕死且有一定战力的,但是这也不代表,就剩下的这么几百人,就可以战胜眼前两千多人的东羌士兵。
 
    “兰油的子孙们!”已经十分虚弱的族长,忽然喊了出来,扶着他的李林和去卑一惊,赶紧看了过来,族长面色苍白,胸口上还插着一支断箭,李林和去卑谁也不敢拔出来,知道要是将箭头拔出来,老族长肯定是当即殒命。
 
    “舅舅!”去卑关心的喊了一声,族长连忙摆摆手,低声道:“去卑啊,我知道我时间不多了,所以我一定要将剩下的事情交代清楚!”
 
    在去卑惊愕的眼神之中,族长再次的喊了起来,道:“兰油的子孙们,你们听着,从今往后,去卑就是你们的首领,你们要跟随他,重新振作,我兰油的子孙亡不了!”
 
    “哦!”族长的一句,他的遗愿已经完成,族长已经没有什么再说的了,心中的那一股气也已经泄了出来,扶着他的李林和去卑便知道不好,去卑连忙喊道:“舅舅!舅舅!”
 
    族长的身子缓缓的瘫软了下来,去卑立即上前抱出,李林也是已经,抱着族长的尸体,去卑缓缓的蹲了下来,悲伤的看着自己的亲舅舅,多少年没见了,才刚刚见到几天,竟然就已经阴阳相隔,抚摸着自己舅舅的脸颊,去卑缓缓的落下了眼泪,悲痛万分,嘴不停的一张一合,但是已经伤心的说不出话来…………
 
    周围的兰油人当然也是看到了族长的样子,纷纷的打呼了起来,眼看着局面就要无法控制,李林赶紧对去卑喝道:“你哭什么!战斗还没完呢,兰油还在,敌人还在,我们要为你舅舅报仇,保住兰油!”
 
    听到了李林的怒斥,满眼泪花的去卑抬起了头,看到了李林怒瞪的眼睛,咬咬牙,去卑狠狠的一点头,李林从族长的腰带上拔出了族长的佩刀,反过来,刀柄冲着去卑,沉声道:“你现在是兰油的族长,你要带着你的子民,打败敌人,保住兰油!”